中国光学光电子行业论坛[休闲驿站][笑话连篇] → 中国经典相声段子(不断更新), 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欢


  共有844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中国经典相声段子(不断更新), 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欢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海底总动员
  1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希望之光
等级:版主 帖子:1893 积分:27513 威望:14 精华:37 注册:2005-7-16 10:29:09
中国经典相声段子(不断更新), 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欢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06-4-12 19:19:23 [只看该作者]

相信大家对于以前的经典相声段子都会记忆犹新吧,我也同大家一样,对于以前的好相声都是很喜欢的。
下面就是我找到的一些相声段子,大家看后要是能笑笑,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,呵~~~

贼说话
侯宝林
甲 说相声……
乙 哎。
甲 有新相声,有旧相声。
乙 是嘛。
甲 旧相声现在有些都不说了。
乙 对啦。
甲 因为内容比较差。
乙 内容都不太好!
甲 你看过去说的鬼故事现在没人说了。
乙 您说哪个迷信的啊。
甲 迷信闹鬼的事情现在谁也不信那一套。
乙 是嘛。
甲 哪有闹鬼的?
乙 哎。
甲 谁看见过鬼?
乙 是嘛。
甲 不过小时候啊听的鬼故事,它有这么种影响。老大娘给小孩儿说笑话,说闹鬼的。
乙 是啊。
甲 小孩儿们越听越有劲儿。
乙 爱听啊。
甲 兴致蛮好。到时候老太太说:“得啦,回家吧,睡觉去吧,明儿再说吧。”小孩儿说:“奶奶,我不走了。”
乙 怎么不走了?
甲 “在您这儿睡吧!我出去,我怕有鬼。”
乙 你瞧瞧。
甲 打这儿印象里就有鬼了。错来没这么回事儿。哪儿有鬼?
乙 是啊。
甲 谁见过,谁跟它一块儿吃过饭?
乙 啊,跟鬼吃饭?
甲 谁跟它聊过?
乙 哪有这个事儿啊?
甲 没这个事儿,旧社会也没鬼。
乙 这话对。
甲 真有这人哪,说的跟真事儿一样。
乙 噢!
甲 有的老太太说:“有鬼,我们先住的那地方就闹,哎哟,闹得厉害着哪!我们住楼下,楼下就闹。”
乙 嗯。
甲 楼上没人。
乙 嗯。
甲 人家那一家子房没退,家具都在楼上搁着,人家一家子都出门啦,夜里就闹鬼。通!通!通!有人走道儿,我们几个人凑一块儿上去去看看,什么也没有。
乙 噢。
甲 门还照样锁着。
乙 噢。
甲 你说这个是闹鬼吗?
乙 那么这是闹鬼呀?
甲 这个,这你得留神吧,闹贼。
乙 闹贼?
甲 哎!
乙 贼!他偷东西呀!
甲 是呀!他先闹呀!
乙 干吗?
甲 他就为吓唬你呀!小件的东西他早拿走了。
乙 噢。
甲 大件的没法拿,箱子、柜子、地毯、怎么往出拿?
乙 是啊。
甲 他就先闹,闹几天把你吓唬得老早你在屋里就睡觉,里边把门锁上啦……
乙 噢。害怕。
甲 等你睡着啦,他们几位就动手了,跟拿自个儿的东西一样,跟搬家一样,就拿走了。
乙 跟拿自己的一样。
甲 纯粹是这样。因为这我有经验,当初我们家闹过贼。
乙 您家闹过贼,那说明您家阔呀!
甲 那会儿我家穷呀!
乙 这个穷还闹贼——
甲 贼还分大小啊!有大贼有小贼。
乙 您家闹的那贼——
甲 那叫小贼。
乙 专偷你了。
甲 哎!这做艺的,那年头,一到冬天就没饭吃。
乙 可不是嘛!
甲 冬天怎么?冬天生意不好啊!撂场子没人哪!
乙 是啊。
甲 我家里也很穷呀,我们夫妻两个就这两身衣裳。
乙 噢。
甲 回家啊就是被卧,出门啊就是行头。到冬天没钱怎么办啊?把皮袄卖了,买个旧棉袍,剩俩钱买了一斗米,弄一斗米好吃饭啊,就倒在缸里头了。晚上睡觉,我女人躺下就着了。
乙 睡了。
甲 我这儿还想辙呢。
乙 想什么辙?
甲 净有米不行啊,没菜呀。
乙 说得是啊。
甲 那还得跟人借俩钱弄点儿煤呀……
乙 全想起来了。
甲 把火生上来,这好把它弄熟了呀……也不怎么的,贼知道了,上我那儿去了,“哐铛、哐铛”扒拉那钌吊儿,那意思啊,问我啊:“睡了没有?”我没睡,我也不言语。
乙 哎,那你把他惊动走啊。
甲 怎么惊动走?
乙 你一咳嗽他就走了。咳……就走了。
甲 他走了?那走了待会儿他还来。
乙 干吗还来呀?
甲 贼他惦记着你哪!
乙 噢!非偷不可。
甲 唉!我不言语,你爱怎么扒拉就怎么扒拉吧!反正没东西,你进来你瞧吧,什么也没有,被卧都在身上哪!你偷不着什么,你走的时候我再叫你……
乙 干吗呀?
甲 我叫你把门给我关好了再走。
乙 让贼给你关门。
甲 哎。
乙 这主意倒好。
甲 我躺炕上就瞧着他:一会儿把门拨开了,一点儿一点儿往进走。
乙 进来啦。
甲 进来他就摸。
乙 嗯。
甲 摸。
乙 摸。
甲 摸到桌上有把茶壶。拿起来了,又给搁下了。
乙 怎么不要这个?
甲 没把儿啦。
乙 破茶壶。
甲 卖不出钱来了。他往桌底下摸——桌底下就是我那米呀,在缸里搁着呢。
乙 是呀。
甲 我一想这坏了呀!他就摸这缸,往缸里摸,摸着这米了。摸着米他拿不走啊!
乙 对,在缸里搁着哪!
甲 那么大的缸他怎么扛得走啊!是吧?那贼站在那儿,看这意思是想办法哪!
乙 怎么拿?
甲 贼是有办法。
乙 噢。
甲 他想了半天,他把他的棉袄脱下来,铺到地下了。
乙 噢。
甲 我明白这意思呀!
乙 怎么意思?
甲 他是想把米啊倒在棉袄里一兜,不就兜走了吗!
乙 噢!兜走。
甲 我想:这怎么办哪?他把棉袄铺那儿,转缸去了,我在炕上一伸手啊——
乙 怎么样?
甲 就把他的棉袄提起来了,盖在我身上了。我瞧着他,一会儿把缸转出来了,把米就往地上倒,“哗”倒那儿了,缸搁到旁边。那意思兜起来就要走了。
乙 噢。
甲 就这么摸——
乙 摸什么呢?
甲 摸他的棉袄哪!摸了半天没有啊,他站那儿直发愣。
乙 嗯。
甲 贼一纳闷儿,他出声了——
乙 出声了?
甲 “嗯……”
乙 嗯。
甲 他这么一嗯,我女人醒了。
乙 是啊。
甲 叫我:“宝林,快起来,快起来,有声儿,有贼了。”“唉,睡觉吧,没贼。”我说没贼,贼答碴儿了……
乙 答什么碴儿?
甲 “不能!没贼我棉袄哪儿去了?”

论坛使用技巧:请使用页面底端的搜索工具来查找相关内容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海底总动员
  2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希望之光
等级:版主 帖子:1893 积分:27513 威望:14 精华:37 注册:2005-7-16 10:29:09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06-4-12 19:19:57 [只看该作者]

戏曲与方言
侯宝林

甲 做一个相声演员啊——
乙 嗯。
甲 可不容易。
乙 怎么?
甲 起码的条件得会说话。
乙 这个条件倒很容易啊。
甲 嗯?
乙 谁不会说话呀?
甲 说话跟说话不同啦。
乙 怎么啦?
甲 一般人说话只要内容表达出来,让对方领会了就行啦。
乙 哦,那么说相声的呢?
甲 相声它是个艺术形式啊,就得用艺术语言。
乙 哦。
甲 这个艺术语言,跟一般人说话,它就有很大的不同。
乙 是啊?
甲 嗯,相声这语言啊,它必须得精练。
乙 哎。
甲 虽然我们表演说的是北京话……
乙 是啊。
甲 我们说的北京话,不是一般的北京话。
乙 哦。
甲 是精练的北京话。
乙 哦。
甲 经过了提炼啊,经过了艺术加工。
乙 嗯。
甲 相声台词儿啊,就是语言精练。
乙 哎。
甲 相声语言的特点呢,就是短小精悍而逻辑性强。
乙 对。
甲 你像我们说这北京话,外埠观众他也听得懂。
乙 哦。
甲 这是怎么回事?
乙 是——
甲 经过了艺术加工啦!
乙 哦。
甲 不像一般北京人说话那么?隆
乙 哦。
甲 什么名词、副词、代词、助词、语气词、感叹词,用得那么??拢?淮蠖选
乙 是啊,那么您给举个例子,要用这个?碌谋本┗霸趺此担
甲 ?碌谋本┗埃
乙 啊。
甲 那比如说吧,哥儿俩住一个院里。
乙 哦。
甲 一个在东房住,一个在西房住。
乙 哎。
甲 夜间都睡觉了。
乙 嗯。
甲 突然间那屋房门一响,这屋发觉了。
乙 嗯。
甲 两个人一问一答,说来这点儿事,几个字就能解决。
乙 哦。
甲 要用这个老北京话,能说就??隆
乙 哦,是啊,怎么说?
甲 这么说,比如说夜里啦,都睡觉了,突然间那屋门一响,这屋发觉了。
乙 是。
甲 “哟嗬。”
乙 哟嗬?
甲 啊,先来一个感叹词。
乙 你接着说。
甲 “哟嗬,那屋‘咣当’一响,黑更半夜,这是谁出来啦?一声不言语,怪吓人的!”
乙 哦,这一大套啊!
甲 这回答也这么?隆
乙 哦。
甲 “啊,是我,您啊,哥哥,您还没歇着呢?我出来撒泡尿,没外人。您歇着您的,倒甭害怕,您。”
乙 这位比他还?隆
甲 这位还关照他呢。
乙 还要说什么?
甲 “黑更半夜的穿点衣裳,要不然你冻着可不是闹着玩的,明儿一发烧就得感冒了。”
乙 哦。
甲 “不要紧的,哥哥,我这儿披着衣裳呢,,撒完尿我赶紧就回去。您歇着您的吧,有什么话咱们明儿见吧,您哪。”
乙 这够多少字啦?
甲 三百多字。
乙 嗯。
甲 要用精练的北京话说这点儿事情——
乙 嗯。
甲 分成四句话,用十六个字就解决问题。
乙 哦,一句话用四个字。
甲 哎。
乙 怎么说呢?
甲 那屋门一响,这儿发觉了,一问……
乙 嗯。
甲 “这是谁呀?”
乙 四个字!
甲 回答也四个:“是我,您呢。”
乙 嗯。
甲 “你干吗去?”“我撒泡尿!”
乙 哎,这就省事多了。
甲 您听这省事啊。
乙 啊。
甲 还有比这省事的。
乙 哪儿的话?
甲 山东话。
乙 哦。
甲 山东人要说这点儿事情——
乙 嗯。
甲 同是四句话。
乙 是啊。
甲 用十二个字就解决了。
乙 十二个字,哦,三个字一句了。
甲 哎。
乙 哦,怎么说呢?
甲 山东话啊,那屋门一响,这儿发觉了,一问:(学山东话)“这是谁?”
乙 哎,三个字。
甲 回答也三个:(学山东话)“这是我。”
乙 哎。
甲 “上哪去?”“上便所。”
乙 这个更省事了。
甲 不,还有比这省事的。
乙 哪儿的话呀?
甲 上海话。
乙 上海?
甲 上海人说话呀——
乙 嗯。
甲 八个字就够啦。
乙 哦,两个字一句呀?
甲 哎。
乙 那怎么说呀?
甲 那屋门一响,这儿发觉了,一问:(学上海话)“啥人?”“我呀。”“啥体(事)?”“撒尿。”
乙 嘿,这有点意思。
甲 啊。
乙 哎,省事多了。
甲 不,还有比这省事的。
乙 还有比这省事的?哪儿的话呀?
甲 河南话。
乙 河南?
甲 哎,河南人说话。
乙 哦?
甲 说这点儿事情,四个字就解决。
乙 一个字一句?
甲 哎。
乙 那怎么说呀?
甲 那儿门一响,这儿发觉,一问:(学河南话)“谁?”“我。”“咋?”“溺。”
乙 您你说的是各地的方言。
甲 哎,各地有各地的方言,各地有各地的艺术。
乙 是啊。
甲 说相声就得用北京话。
乙 那是啊,相声是北京的土产啊。
甲 对。可是不归土产公司那边卖。
乙 哎。
甲 相声、单弦、京戏……
乙 京戏?
甲 哎。
乙 就带着地名儿呢。
甲 是吗?京戏它不管剧中人是什么地方人,它唱出来也是按照北京音儿、北京味儿。
乙 是。
甲 比如说,京戏唱《空城记》。
乙 主角是诸葛亮。
甲 诸葛亮念白是这味儿。
乙 怎么着?
甲 “啊?我把你这大胆的马谡哇,临行之时,山人怎样嘱咐于你,叫你靠山近水,安营扎寨,怎么不听山人之言,偏偏在这山顶扎营,只恐街亭难保!”
乙 哦,就这味儿。
甲 北京味儿。错来诸葛亮不是北京人。
乙 诸葛亮是山东人啊。
甲 那山东人说话什么味儿?
乙 什么味儿啊?
甲 山东人说话都这味儿。
乙 嗯。
甲 (学山东话)“哎——我说三哥,你上哪儿去啦?”“哎,我上北边儿。”“上北边儿干什么去啊?”“上北边儿那个地界找人。你没事吗?咱们一道去耍吧。”
乙 这就是山东话啊?
甲 啊。可京戏里这诸葛亮啊,一点儿这味儿也没有。
乙 那是怎么回事啊?
甲 有这事儿就不好听啦。
乙 哦。
甲 诸葛亮坐大帐,拿起令箭一派将(山东味的):“哎——我说马谡哪儿去啦?马谡上哪个地界去啦?哎,马谡听令!”马谡过来啦:“啊,是!”
乙 也这味儿。
甲 (学山东话)“叫你去镇守街亭,你可敢去?”“丞相你说什么?不是镇守街亭吗?小意思,没大关系,告诉你说吧,交给我你就情好吧!”“哎,马谡我告诉你说,那个街亭虽小,关系重大!街亭要是一丢,咱们大家全都玩完了!”
乙 这像话吗?
甲 是嘛!要这味儿就不行了吧?
乙 要这么唱,就不叫京戏了。
甲 哎,京戏不管剧中人是山东的、山西的,都不管。
乙 哎,剧中人也有山西人啊。
甲 有啊,关云长。
乙 是啊。
甲 你比如说,京戏唱这个《古城会》。
乙 哎,关公戏。
甲 关公唱这个“吹腔”,唱起来是这个味儿。
乙 怎么唱?
甲 (唱)“叫马童,你与爷忙把路引,大摇大摆走进了古城。”
乙 京字京韵。
甲 一点山西味也没有。
乙 对。
甲 叫板也是这样:“马童,抬刀备马!”
乙 有劲。
甲 可是山西人说话没这么硬。
乙 哦,山西人说话怎么个味儿?
甲 说出来那么温柔缓和,那么好听。
乙 哦。
甲 山西人说话都这味儿:(学山西话)“老王,你上哪啦?工作很好吧?没有事到我家去吃饭吧。”
乙 哎,这个语言非常得柔和。
甲 哎,京戏里头那关云长要这味儿,可就没劲啦。
乙 那是啊。
甲 一叫板:(学山西话)“马童,抬刀备马,咱们一块去吃饭吧。”
乙 也没有这么唱的,是吧?
甲 嗯,北方的这些地方剧呀,我们北方人都听得懂。
乙 哦。
甲 南方人有时候听就差一点儿。
乙 是啊。
甲 它是语言关系。
乙 对。
甲 到南方有很多剧种,我们北方人听不懂。
乙 是吗?
甲 到上海,有沪剧啊。
乙 上海本滩。
甲 哎,沪剧,你要不懂上海话,你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话。
乙 是吗?
甲 哎。
乙 哎,这沪剧您会唱吗?
甲 会唱啊。
乙 您可以唱两句?
甲 这儿唱两句?
乙 啊。
甲 这儿唱两句,有人听得懂吗?
乙 您唱两句。
甲 南方人听得懂,北方人听不懂。
乙 您唱。
甲 唱出这味:(学唱沪剧)“我与你是两个人,从今以后不相逢……”
乙 哦,这是什么词儿?这是——
甲 你不懂上海话不行。
乙 听不懂。
甲 我去过上海。
乙 哦。
甲 刚一到那儿时,我也不懂。
乙 是啊。
甲 不知道他唱的是什么。
乙 嗯。
甲 慢慢学,就行啦。
乙 哦?
甲 你要是不学上海话,在上海呆着,那可别扭呢。
乙 是啊。
甲 说话净闹误会。
乙 嗯。
甲 名词不一样啊。
乙 刮脸?
甲 “刮脸”他们叫“修面”。
乙 哦,修面。
甲 哎,(学上海话)上海话叫“我修面”。
乙 修米?
甲 哎,“修米”就是“刮脸”。
乙 洗头?
甲 洗头哇,那你一听就得害怕。
乙 怎么啦?
甲 他们叫“打头”。
乙 打头?
甲 哎,洗什么东西都叫“打”。咱们说“洗一洗”,他们叫“打一打”。
乙 洗什么都叫“打”?
甲 哎。
乙 咱们洗一洗手绢儿。
甲 叫(上海话)“打打绢头”。
乙 什么?
甲 打一打一绢一头。
乙 哦,打一打一绢一头。
甲 哎。
乙 洗洗大褂儿?
甲 叫(学上海话)“打打长衫”。
乙 哦,打一打一长一衫。
甲 哎,长衫。我刚一到上海的时候,我想我得刮刮脸啊。
乙 哎。
甲 我就到理发馆去啦。
乙 嗯。
甲 我说,掌柜的,你给我拾掇拾掇这个。
乙 你干吗还比划着说呀?
甲 我怕他听不懂啊。
乙 人家怎么样?
甲 乐我啦!
乙 你瞧瞧。
甲 (学上海话)“好格,侬坐屋(下)来。”我说:“什么?”“要侬坐屋(下)来。”
乙 嗯。
甲 我坐屋里?我说:“我没在街上啊,是在屋里呢!”(学上海话)“勿 是,要侬坐屋(下)来。”
乙 怎么这句话呀?
甲 是让我坐下。
乙 哦,坐下。
甲 我说“坐下”怎么叫“屋来”?
乙 言语不通嘛。
甲 哎,给我刮脸,刮完脸呢,把椅子推起来。
乙 嗯。
甲 我在前边这儿坐着。
乙 是啊。
甲 他在后边站着。
乙 哦。
甲 他指着我脑袋问我。
乙 问什么?
甲 (学上海话)“喏,侬打一打好不啦?”
乙 要打你?
甲 我一想,解放以后不准打人啦,这刮刮脸还得打我一顿啊。
乙 你可以问一问他呀。
甲 是呀,我很不高兴地问他啦。
乙 嗯。
甲 “你是就打我一个呀,还是来的这几位全打呀?”
乙 他说什么?
甲 他说啦:“一样,通通打啦。”
乙 通通打?
甲 我一想,通通全打呀。
乙 您怎么样?
甲 咱们也别给破坏这规矩呀:“那就打吧。”他给我洗头、吹风,另外拿镜子给我一照,告诉我:“好啦!”
乙 好啦?
甲 “好啦,你怎么不打我呀?”
乙 他说什么?
甲 (学上海话)“打过啦。”
乙 打过啦!
甲 “打过啦,我怎么一点儿不疼啊?”你说闹多大笑话。
乙 说的是呀。
甲 不懂话嘛。
乙 就要吃亏。
甲 慢慢学就行啦。
乙 嗯。
甲 你要不懂南方话,越剧多好啊,你听不懂啊!
乙 越剧是绍兴戏。
甲 绍兴戏啊,唱出来,那调子多好听啊!
乙 是啊。
甲 哎,可是非得懂话,唱出那味儿可好听。
乙 越剧?
甲 越剧啊,唱出这味儿……
乙 您唱两句。
甲 “天花传布快如飞,飞到东来飞到西,空气之中能散步,一经染到便难医。”
乙 哎,这味儿真好听,好听。
甲 南方的艺术就得用南方话。
乙 对了。
甲 还有一种弹词。
乙 弹词是苏州的地方剧啊。
甲 非得用苏州话才好听。
乙 是啊,那您唱两句。
甲 我这儿唱?有人懂?
乙 也许有人懂啊。
甲 北方人多,这样,先把词儿介绍一下。
乙 哎,把词儿介绍出去。
甲 对,我唱这个故事大家都熟悉。
乙 哦,什么故事?
甲 《林冲发配》。
乙 《野猪林》
甲 哎,回头我这一唱,字儿就变啦,听不出来啦。
乙 哎。
甲 懂南方话的人,听得出来。
乙 是。
甲 北方人就听不懂啦。
乙 哦。
甲 我先用北方话把这个词儿介绍一下。大家注意听啊,要记住啊,最好能记录的,尽量记录。那么,听完以后,咱们就分组讨论。
乙 哟嗬,这不是听报告呢!这有什么讨论的?
甲 哦,没必要讨论的。
乙 没必要讨论的。
甲 那好吧,那听完了,就自由活动吧。
乙 算了吧,您把这词儿介绍出去。
甲 《林冲发配》。林冲刚一出东京。
乙 哦。
甲 第一句词儿。
乙 什么词儿?
甲 “无端受屈配沧城。”
乙 嗯。
甲 “好与似虎落平阳鸟失群,一别东京何日返,我此仇不报枉为人。”
乙 这么四句。
甲 哎。
乙 您唱。
甲 唱出来是这样:(学唱弹词)“无端受屈配沧城,好一似虎落平阳鸟失群,一别东京何日返,我此仇不报枉为人。”哎,鼓掌的人不多啊。
乙 哈哈。
甲 鼓掌的都是南方人,北方人还是没听懂,南方人听得好,哪一点不对,请南方朋友提一提意见。
乙 好。
甲 哪一点不对,您自管说。
乙 是。
甲 是腔调,韵调,哪一点不对你就告诉我。
乙 哎,别客气。
甲 哪位要说我唱的不对。
乙 怎么样?
甲 你来唱!
乙 啊?
甲 管保唱得比我好哇。
乙 不行,就是咱们唱。
甲 啊,我们唱啊,很困难。
乙 啊。
甲 我们是北京人啊。
乙 是啊。
甲 学这个苏州话,难啊!
乙 哦。
甲 我们这个嘴呀,很吃力的。
乙 用劲。
甲 哎,还学得不完全像,吃力呀。你比如说,这句词吧。
乙 哪一句?
甲 “可恨高俅用毒谋。”
乙 嗯。
甲 你要用北京话说,我们嘴上一点儿也不吃力。
乙 是啊。
甲 “可恨高俅用毒谋”,要唱这弹词,用苏州话……
乙 嗯。
甲 我们嘴上就吃力啦。
乙 是嘛。
甲 唱出来是这样。
乙 怎么唱?
甲 (学唱弹词)“可恨高俅……”
乙 不是“俅”吗?
甲 (学苏州话)勿是,州。非得这样才像那个字。
乙 是。
甲 北方人学南方话就这么费劲。
乙 哎。
甲 可是南方人,你要让他学京戏啊,也很费劲。
乙 费劲?
甲 上海人唱京戏,它也不好听。
乙 哎,我听着也有唱得不错的啊。
甲 上海的名演员、名票?
乙 啊。
甲 那功夫大啦。
乙 哦。
甲 他得学北京话,按照北京音唱京戏它才好听。
乙 哦。
甲 要用上海话唱京戏,那绝对不好听。
乙 上海话好听啊。
甲 上海话,有的人讲话好听,妇女讲话好听。
乙 哦。
甲 有时你走街上,看见两个上海妇女,人家在那儿说话,你在旁边听着,那个发音是很美的。
乙 是吗?
甲 不但是发音美,你在旁边看着,连她那个表情,都显得那么活泼。
乙 哦,你来来。
甲 啊,两个人碰到了:(学上海话)“你到啥地方去?”“大马路白相白相。”“到我此地来吃饭好吗?”“我勿去格。”

超过6000家企业入录网络版光电行业名录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海底总动员
  3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希望之光
等级:版主 帖子:1893 积分:27513 威望:14 精华:37 注册:2005-7-16 10:29:09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06-4-12 19:20:28 [只看该作者]

相面
侯宝林

甲 相声演员社会经验都非常丰富啊。
乙 哎,也不敢那么说。
甲 噢,是,是这样。您别客气。
乙 哎。
甲 听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,跟您谈上几句话……
乙 嗯。
甲 或者是从您跟前一过……
乙 嗯。
甲 您就可以看出来他是哪行哪业,做什么工作。
乙 哎,这也不敢那么说。
甲 哎,别别别,别客气。看看。
乙 嗯。
甲 我……
乙 噢,怎么意思?
甲 像干什么的?
乙 噢,您让我看看您像什么的?
甲 嗯。
乙 要看您这个穿着您这个打扮,您这个举止动作、您这个言谈话语呀。
甲 嗯。
乙 就像是这个……
甲 哪一行?
乙 啊,不知道。
甲 这不废话吗?不知道费这么些个话。
乙 本来嘛,你让我看,我看得出来吗?我又不是相面的,又不是算卦的,我哪看得出来呀?
甲 噢,这么说相面的就能看出来?
乙 当然啦!
甲 嗯?
乙 这个相面的他能看得出来!
甲 哎!
乙 能看出你呀,是干什么的。不光能干这个,并且他们能看出你心里面有什么事。
甲 咳!别信他们这一套。
乙 啊?
甲 蒙事!
乙 蒙事?
甲 哎,相面算卦那都蒙事。
乙 那不对。
甲 嗯?
乙 您要说蒙事,那都是街面上摆摊的,有的那个相面算卦的,阔着呢!
甲 啊?
乙 住大旅馆、大饭店,那能是骗人的吗?
甲 嗯,骗!
乙 那,那也骗人?
甲 住旅馆饭店……
乙 啊。
甲 那写着什么?哲学家。
乙 啊!是呀。
甲 预言家。
乙 啊。
甲 大骗!
乙 大骗?
甲 哎,街上摆摊儿的那是小骗。
乙 这还有大骗小骗?
甲 哎,所有相面算卦的都是骗人。
乙 那都是骗人啊?
甲 没,没错!
乙 啊?
甲 哎,甭说中国是……是这样,到外国去相面算卦,也骗人!
乙 外国也有啊?
甲 啊!我在法国留学的时候。
乙 啊。
甲 我研究过法国的相面算卦。
乙 噢,这个……法国也有这个相面算卦啊?
甲 哎,跟中国可有不同。
乙 怎么不同啊?
甲 你看,中国啊,相面一般都是白饶,不要钱。
乙 噢,白相。
甲 哎,算卦算命,要钱。
乙 噢。
甲 并且小孩儿不上相,非得到十五岁以上,到成年人,这才上相。
乙 哎,这倒对。
甲 哎,它跟外国不同啊。
乙 噢,那外国呢?
甲 命相合参。
乙 命相合参?
甲 由打你坐胎那天算,才能给你算出来,你是几儿个坐胎,你知道吗?
乙 这我不知道。
甲 我知道。
乙 哎,你这不是跟我开玩笑吗?
甲 算出来的。
乙 噢,这能算出来?
甲 人这儿跟中国不同嘛,外国骗人。
乙 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?
甲 头发上相。
乙 头发?
甲 啊,没有啊!
乙 我这没有。
甲 嘿嘿,从来没长过啊。
乙 我小时候儿没长过?我这儿不长头发?我都剃了去了。
甲 噢,原来有的?
乙 有啊!
甲 哎,头发外国上相。
乙 啊,怎么上相?
甲 头发是黑是白,有外国人生下来就白头发。
乙 啊,有、有、有。
甲 哎,是黄。
乙 噢。
甲 这都上相。
乙 是,是。
甲 是自然卷花儿。
乙 噢。
甲 相书上都有说法。
乙 噢。
甲 皮肤的颜色。
乙 皮肤?
甲 哎,红、黄、棕、墨、白。
乙 噢,分那么几色。
甲 相书上都有说法。
乙 哎哟!
甲 嘴唇都上相。
乙 噢,嘴唇?
甲 哎,嘴唇。
乙 啊,啊!
甲 薄嘴唇富于理智,厚嘴唇富于感情。
乙 那么,你瞧我这嘴唇怎么样?
甲 好!
乙 好?
甲 你这好!
乙 啊,好在什么地方?
甲 一薄一厚。
乙 哎,一个薄一个厚这个好吗?
甲 好啊!
乙 啊,这富于什么?
甲 你是富于理智而又有感情。
乙 嗯,好!这么说我要搞对象准得成功啊。
甲 谁,谁搞对象?
乙 我呀。
甲 你呀?
乙 嗯。
甲 行,行啊。
乙 怎么样?
甲 你,动物园那儿好几个呢。
乙 我搞那大象去啊?
甲 这,这叫什么话。这么大年纪还搞对象?
乙 我说的是以前啊!
甲 哎。
乙 对吧?
甲 你这个人啊,善于同情别人。
乙 哦?
甲 善于分析问题,善于看别人的优缺点。
乙 嗯。
甲 并且看得非常准确。
乙 哦,这都是相书上说的?
甲 这是我说的。
乙 你说的?
甲 嗯。
乙 哎,你说的怎么这么对呢?
甲 你看,相书上它没有这个。
乙 哦。
甲 相面的就这么说。
乙 哦?
甲 奉承话呀,奉承谁几句,谁不愿意听?懂吗?
乙 那么你会相面不会?
甲 会呀,我可不专门,我是研究。
乙 哦。
甲 我这人相面不要钱。
乙 那好啊。
甲 嗯。
乙 您越不要钱,那才越灵呢!
甲 这么说,你信。
乙 哎,我信啊。来来,你给我来。
甲 来了啊。
乙 来来,来来来。
甲 来了,这个,得先看手相。
乙 哦,看,看,看看这个手相。嗯,手,这位眼神还不太好。
甲 你这个手,好啊。
乙 嗯,好在什么地方?
甲 都分得开。
乙 废话!都分不开,我成鸭子啦!
甲 按相书上说啊。
乙 你说吧。
甲 大指为君,小指为臣,二指为主,四指为宾。
乙 嗯。
甲 宾主相齐,属于三峰饱满。
乙 什么叫“三峰”?
甲 福、禄、寿三峰。
乙 哦。
甲 三峰饱满,主于八宫得配。
乙 是是。
甲 翻过来,看看手背。(往外翻)
乙 呀呀,你怎么意思?
甲 翻过来!
乙 翻过来,你这么翻啊?
甲 那么翻不省事?
乙 你省事,我受不了啊,这不是?
甲 别着急。
乙 没有。
甲 松,松弛!
乙 哎。
甲 尽量松弛。
乙 是。
甲 嗯,你手有造化。
乙 怎么?
甲 肉的。
乙 废话!你这玩意儿它没有素的。
甲 肉的,软和。
乙 软和?
甲 嗯。相书上说:“男子手要绵,无钱也有钱;女子手要柴,无财也有财。”
乙 哦,是、是、是。
甲 再看看你五官。
乙 哦,五官。
甲 五官懂吗?
乙 五官?不懂。
甲 都在这儿。
乙 哦,都在这儿。
甲 五官啊!
乙 嗯。
甲 东官、西官、南官、北官、鼓楼。这儿是东岳庙……
乙 好啊!
甲 这儿是双桥儿。
乙 行行,行了您。
甲 河西务在哪儿?
乙 河西,没有!他在我这儿画地图呢!这五官是眉目鼻口耳啊!
甲 哎,眉目鼻口耳。
乙 对对对,嗬,您慢着点儿。
甲 您这五官——
乙 啊,怎么样?
甲 不错!
乙 哦?
甲 哎,五官挺好啊!
乙 是啊?
甲 这恐怕别人也看得出来。
乙 哦?
甲 它有个特点。
乙 啊,哪点特点?
甲 这不都,长在前边!
乙 多新鲜哪,长在后边我成妖精了!
甲 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它是你这五官所好的……
乙 啊,什么地方?
甲 它长得那么单摆浮搁。
乙 是呀,它要都长一块儿,那成包子了。
甲 鼻子长得好。
乙 哦,鼻子?
甲 嗯,大头冲下。
乙 那这要是大头朝上呢?
甲 那可不好哦,下雨它存水。
乙 有那么长的吗?
甲 鼻子在五官之中。中央戊已土,土内生金。
乙 哦?
甲 财命最旺。
乙 是啊!
甲 哎,可有一点不好。
乙 哪点不好?
甲 井灶暴露。
乙 什么叫“井灶暴露”?
甲 谷说呀,就是翻鼻孔子嘛。
乙 这位手还挺重。
甲 不存财。
乙 可不是嘛。
甲 耳朵长得好!
乙 耳朵?
甲 嗯,这可不是瞎说。
乙 哦?
甲 您仔细看。
乙 是。
甲 一边一个。
乙 多新鲜啦,有俩长一块儿的吗?
甲 两个耳朵管十四年少运。
乙 哦,十四年。
甲 一岁至七岁,走左耳。
乙 嗯。
甲 八岁到十四岁,走右耳。
乙 哦?
甲 到十五岁,转过天庭。
乙 天庭?
甲 到这个……
乙 嗯。
甲 按您这块骨头说啊。
乙 哎,别,这叫什么话?什么叫这块骨头?
甲 那不论块,您怎么说呢?就是这块儿天庭呀,这块儿骨头。
乙 这我听着都别扭。
甲 天庭窄小,主于奔忙太早啊。
乙 嗯,这句话说对了。
甲 对吗?
乙 我十六岁就在外头做事。
甲 您看怎么样?啊,灵不灵?十五岁、十六岁、十七岁、十八岁。
乙 嗯嗯。
甲 十八岁,好了。
乙 十八岁?
甲 嗯,事由渐旺。
乙 可不是嘛。
甲 十八岁这年,可能见喜。
乙 嗯,嗯。
甲 有什么好事吗?
乙 十八岁,哦,那年我结婚。
甲 您看怎么样?那年好吧?这不是瞎说吧?
乙 不是瞎说。
甲 不是拍马屁吧?
乙 不,不。
甲 该怎么说怎么说。
乙 您说得倒是对!
甲 今年几岁?
乙 嗯?
甲 我说那个什么……
乙 他这儿问小孩呢!几岁?
甲 哦,高寿?
乙 今年我六十一。
甲 六十一岁啊。
乙 哎,对、对、对。
甲 周岁虚岁?
乙 周岁。
甲 别说周岁,说虚岁。
乙 那要说虚岁我六十二。
甲 哎,你按中国习惯嘛!
乙 那六十二。
甲 六十二岁啊。
乙 六十二岁。
甲 民国八年生人。
乙 哎,哎,哎,怎么会民国八年生人呢?
甲 嗯?
乙 光绪二十六年。
甲 差不了多少。
乙 差多了。
甲 嗯,六十二岁?
乙 六十二。
甲 六十二岁,六十二岁,光绪二十六年生人。
乙 对,对,对。
甲 是吧?
乙 嗯,对。
甲 属虎的。
乙 哎,哎?怎么属虎的?
甲 嗯?
乙 属鼠的。
甲 虎,虎。
乙 鼠。
甲 死心眼儿,属虎!
乙 属鼠的,怎么会属虎呢?
甲 虎个儿大。
乙 个儿大管什么?你管那个儿大干什么?
甲 你的意思——
乙 我的意思属鼠啊。
甲 属鼠啊?
乙 啊。
甲 属鼠,是光绪二十六年生人。
乙 啊,是啊!
甲 啊,是这个岁在戊寅。
乙 庚子。
甲 戊寅年。
乙 庚子!
甲 你到底属什么的?那么乱七八糟啊?
乙 怎么会乱七八糟啊?我属鼠的。
甲 非属鼠啊?
乙 啊,那是啊。
甲 你算属虎的行不行?
乙 那干什么?
甲 属虎的那词儿,我熟。
乙 你熟不行啊,我不是属虎的。
甲 还非得属鼠啊?
乙 那是啊。
甲 好,属鼠。
乙 哎。
甲 今年六十二岁。
乙 对了。
甲 光绪二十六年生人。
乙 不错。
甲 岁在庚子。
乙 哎。
甲 对不对?
乙 对,对,对。
甲 八月十五的生日。
乙 哎,对……谁说的?六月十七。
甲 不好,不好不好。
乙 怎么不好啊?
甲 八月十五……
乙 别,别,别,六月。
甲 六月热啊!
乙 我管它啦,热,热怎么着?
甲 那也得说六月,是吧?
乙 那也得说六月。
甲 六月多少?
乙 六月十七。
甲 六月十七,六月十七,这个,这个,天一亮降生,为亮寅时。
乙 哎,不对不对。子时。
甲 天一亮,凉凉快快的多好。
乙 啊?不行,夜内子时。
甲 夜内子时?
乙 夜内子时。
甲 夜十二点啊?
乙 哎,对啦。
甲 不好走啦。
乙 怎么不好走啦?
甲 戒严。
乙 没有。就算他戒严,他也拦不住我。
甲 啊,那个什么,就这么说吧,这么说我就算出来啦。
乙 啊,怎么意思?
甲 是,你是六十二岁。
乙 哎,六十二岁。
甲 是不是啊?
乙 哎,对对,对对。
甲 六十二呢,是这个,光绪二十六年,岁在庚子。
乙 哎,对对,对对。
甲 哦,你是六月十七,子时生人。
乙 哎,对对,对对。
甲 你看算得对不对?
乙 对对,真对。啊?
甲 一点都错不了。
乙 是,是,是。
甲 六月十七,记住了啊。
乙 哎,哎,哎。
甲 六月十七到五月十七一个月,四月十七,三月十七。
乙 哎,我说你,你怎么往回算啊?
甲 算你几时坐胎嘛。
乙 哎哟,顺胎里头算啊,哎哟。
甲 中外合参,这是……
乙 那就是,那就是。
甲 六月十七号,记住啊,六月十七到五月十七一个月,四月十七,三月十七,三个月怀胎落生。
乙 哎哎哎,等等,怎么会三个月啊?
甲 啊,不是,不是。四个月。
乙 十个月啊!
甲 你十个月?
乙 啊。
甲 那我弄错了。
乙 那你算的是呢?
甲 我按着“猫三狗四”啦!
<!--IBF.ATTACHMENT_1819676-->

论坛使用技巧:请使用页面底端的搜索工具来查找相关内容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海底总动员
  4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希望之光
等级:版主 帖子:1893 积分:27513 威望:14 精华:37 注册:2005-7-16 10:29:09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06-4-12 19:20:51 [只看该作者]

普通话与方言
侯宝林

甲 您说相声也常说北京话吗?
乙 哎,干吗常说北京话呀!我们说相声就得说北京话呀!
甲 哎!那可不对。
乙 怎么?
甲 你应该说普通话呀!
乙 普通话不就是北京话吗?
甲 错了不是。
乙 怎么?
甲 北京话是北京话,普通话是普通话。
乙 噢!这还不一样哪!
甲 哎,现在推广普通话。
乙 是。
甲 它是以北京话为基础方言。
乙 噢。
甲 以北京音乐为标准音。
乙 这我还不太明白呢!
甲 这你不太明白呢!
乙 不明白。
甲 这你得好好学!你看说普通话的好处大了,因为现在有山南的,海北的,各处的人在一起工作,如果都用方言那就不好懂了,都用普通话就彼此都能懂。
乙 噢!是喽。
甲 您比如说这么一句话吧——
乙 什么话呢?
甲 用普通话说就好懂了: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乙 这句话就是普通话?
甲 哎,你要用北京话就跟这个不一样了。
乙 北京话怎么说呢?
甲 “你这kk(zhei)是什么?”
乙 噢,kk。
甲 kk这(zhei)是什么?普通话说:“这是什么?”是不是啊?
乙 是是,就在字正。
甲 哎你要到天津这句话就变了。
乙 天津话怎么说?
甲 “你看看这(jie) 是(si)嘛(ma)?”
乙 哎!这是天津话。
甲 是吧?
乙 哎。
甲 到上海话,又不同了。
乙 上海话又怎么说哪?
甲 你看看这是什么?
乙 这啊?
甲 “你(nong)看(ku)看(ku)这 (di)是(ge)什么(sa me zi)?”
乙 这这句话我就不懂。
甲 也是这个意思啊:“你看看这是什么?”
乙 噢,也是这个意思。
甲 对吧。
乙 噢。
甲 要是到我们家乡,这句话又变味了。
乙 您什么地方的?
甲 沧县。
乙 沧县?
甲 沧州嘛!
乙 这句话怎么说哪?
甲 “你瞅瞅这是什么(me)呀?”
乙 噢,这是沧州话。
甲 你要到福建省福州,跟这又不同了。
乙 是啊!
甲 那更不好懂了。
乙 福建话这句怎么说哪?
甲 “你(lu)看(kan)这(zui)是(sai)什么(nao)?”
乙 这句话我更听不懂了。
甲 所以呀,大家都学普通话有好处呀!
乙 是喽。
甲 普通话跟北京话区别不大。
乙 噢!
甲 你要学普通话常听相声有好处。
乙 就能够学普通话。
甲 哎。相声它不是北京话吗?
乙 是啊!
甲 它就是儿化韵多。
乙 噢!儿化韵。
甲 这是最大的区别。普通话说“今天”,“明天”,“后天”。
乙 对啊。
甲 北京话那就不这样了。
乙 怎么说哪?
甲 “今儿”,“明儿”,“后儿”。
乙 对!
甲 没事儿出门儿,遛弯儿,买根冰棍儿。
乙 噢,这是儿化韵。
甲 哎!你看这儿化韵也有它的好处。
乙 那有什么好处啊?
甲 你要写在字上,你写“冰棍”,可是你要说话哪,就得说“冰棍儿”。
乙 啊!冰棍儿。
甲 冰棍儿,它区别词意:冰棍儿,它加这个儿化叫你听这东西不大。
乙 噢!就是小意思。
甲 “哎!您瞧,天热呀!来棵冰棍儿。”
乙 哎。
甲 来棵冰棍儿。这样听着好听,你要不用儿化韵,听着多可怕呀!“今天热啊!你来棵冰棍。”
乙 嗬!
甲 冰棍哪!
乙 那得多大呀!
甲 说的是哪。四人扛着吃?
乙 那怎么吃啊!
甲 是不是?
乙 对。
甲 它能够区别词意。
乙 是喽。
甲 多是用在爱称上。
乙 噢!
甲 用这个儿化。
乙 怎么?
甲 我们看一小孩儿,哎,你看这个小孩儿多好啊,长得跟花儿似的。
乙 夸这个小孩儿。
甲 “你看这小孩儿长得跟花似的。”
乙 对。
甲 他都用儿化。你要不用儿化哪,这意思就差了。
乙 是吗?
甲 哎,你看这个小孩长得跟花似的。
乙 花似的?
甲 “你看这个小孩长得跟花似的。”那孩儿长得跟麻雷子似的,再来一个跟二踢脚似的。
乙 好家伙!这儿放鞭炮哪!
甲 是不是?
乙 啊。
甲 所以说儿化韵有它的好处。
乙 是。
甲 也不能够是话都用儿化韵。
乙 是吗?
甲 你看北京话它就有这一点。
乙 是喽。
甲 儿化韵的地方太多。
乙 噢。
甲 还有重叠儿化哪?
乙 怎么叫做重叠儿化哪?
甲 “胖胖儿的,瘦瘦儿的,忙忙儿的,快快儿的,轻轻儿的。”这都是重叠儿化。
乙 噢,是了。
甲 两个字儿一样,下边加个儿。
乙 噢,这叫重叠儿化。
甲 “这人胖胖儿的,那人瘦瘦的,唉,你去一趟快快儿的。唉!轻轻儿的。”是不是重叠儿化。
乙 是了。
甲 不用儿话不好听:“这人胖胖的,那人瘦瘦的,你快快的,你慢慢的。”
乙 这么说倒是不好听。
甲 北京话可也有这么说的。
乙 还有这么说的哪?
甲 那是大人对小孩儿。
乙 噢。
甲 小孩儿刚一周多,一岁多点儿。
乙 是是。
甲 大人为教他说话。
乙 嗯。
甲 哄孩子这么说。
乙 是啊。
甲 “慢慢走。”
乙 噢。
甲 “我带你上街街。”
乙 嗯。
甲 “叫叔叔,叫姑姑。”
乙 对。
甲 “叫妈妈。带帽帽,穿袜袜,我带你去买肉肉。”
乙 哎,是这么说。
甲 “吃饺饺,买包包。”
乙 嗯。
甲 包子饺子,什么饺饺、包包啊,哄小孩儿。
乙 是喽。
甲 对大人没那么说的。
乙 对大人没有这么说的。
甲 那当然了,我跟你说话:“郭先生,没事儿啊?”
乙 没事。
甲 “咱们出去遛个弯儿。”
乙 走哇。
甲 “我请您吃饭。”
乙 好。
甲 “咱们吃包子,要不然吃饺子。”
乙 好。
甲 “你戴帽子,咱们走。”这好听啊!要是照着哄孩子那样,你能满意吗?“郭先生,没事啊?”
乙 没事啊。
甲 “我带你出去遛遛。”
乙 啊。
甲 “我请你吃包包。”
乙 噢。
甲 “给你买饺饺。你戴上帽帽。”
乙 这好嘛,这么说我成傻子啦!
甲 就说是啊,是吧?
乙 嗯。
甲 这是儿化韵。
乙 是了。
甲 所以学普通话的时候,注意北京话的儿化韵。
乙 是是。
甲 您要听相声学普通话,千万得注意,有的演员爱用方言、土语。
乙 噢,土话啊。
甲 啊。
乙 这个土语说起来也就本地方懂。
甲 哎,离开那地方人家就不懂了,外埠人不大懂。
乙 对。
甲 是吧?
乙 哎。
甲 并且也不好写。
乙 噢,写也没法写。
甲 那属于老北京话。
乙 噢。
甲 您比如说普通话,这两句话挺好懂:“哎,郭先生,昨天我去看你,你没在,我等了很久你也没回来,后来我就走了。”
乙 噢。
甲 你看这话好懂吧?
乙 这话好懂。
甲 “昨天我去看你,等了很久,你也没回来,我就走了。”谁都懂。
乙 是啊。
甲 你要用北京的方言,大部分人不懂。
乙 那怎么说?
甲 “嘿,昨儿我k你去了。”
乙 k我去了!
甲 “我一k你颠儿啦。”
乙 我颠——好嘛!
甲 “遛遛儿等你半天儿,压根儿你也没回来,我一瞧折(念zhe)子了。”
乙 嗯。
甲 “我就撒丫子了。”
乙 撒丫子呀!
<!--IBF.ATTACHMENT_1825071-->

2009年中国国际光电周精彩继续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海底总动员
  5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希望之光
等级:版主 帖子:1893 积分:27513 威望:14 精华:37 注册:2005-7-16 10:29:09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06-4-12 19:21:32 [只看该作者]

离婚前奏曲
侯宝林

乙 哎,今天打扮这么漂亮,你这是干吗去啊?
甲 我啊,我是准备——
乙 啊?
甲 自杀。
乙 你这叫什么话啊?
甲 是要自杀!
乙 怎么啦?
甲 我……自杀嘛。
乙 你为什么要自杀啊?
甲 为了离婚。
乙 离婚?
甲 啊,离婚。
乙 哎,你这可不对啊。
甲 怎么?
乙 你想啊,你们夫妻俩今年都三十多啦,老夫老妻的了,这是为什么啊?
甲 咳,这事儿没法儿说。
乙 哎,要说你那个爱人,她为你可真不容易。
甲 她有什么了不起啊?
乙 在解放以前,她就指着给人做针线活儿,供你在会计学校毕了业,搞到这份儿上不容易啊。怎么会提起离婚来啦?
甲 行了,别说了,别说了,别说了,不跟你谈。
乙 怎么?
甲 这个人哪,水平太低。
乙 是啊,我倒是没有你高啊。
甲 你想啊,谁没事儿离婚玩儿,这不是不得已而为之嘛。
乙 怎么不得已而为之啊?
甲 解放以前我怎么不说离婚啊?
乙 那是啊,你要在那会儿提出离婚来,谁供你上学啊。
甲 解放以后我也没说离婚啊。
乙 那你这是怎么啦?
甲 啊,是啊!
乙 怎么回事儿?
甲 你要知道他这个……一切事物他都在发展变化。
乙 是啊。
甲 去年的九月我升科长了。
乙 是啊。
甲 我和我老婆之前就难免产生一种啊——
乙 什么啊?
甲 这个……对抗性的矛盾。
乙 什么叫对抗性矛盾呢?明摆着是你眼眶子高了嘛。
甲 哎,你怎么能从消极方面看问题呢?
乙 嗯?
甲 你应该在事物中找它的积极因素。
乙 嗯。
甲 我升科长了。
乙 是啊。
甲 我的待遇提高了。
乙 对啊。
甲 我的生活也好了,当然我就需要爱情。
乙 什么?爱情?
甲 啊,我老婆她不爱我呀。
乙 怎么?
甲 甭说爱情,她连那种爱情上的普通话都不会说。
乙 怎么还有这么一种普通话呢?
甲 啊!
乙 我没听说过。
甲 是啊,你不懂啊。
乙 怎么回事吧?
甲 我举个例子跟你说明这个问题吧。
乙 好。
甲 在去年冬天,噢,那天下大雪,早晨起来,我披上大衣要去上班去可是我的围巾忘了,她拿着我的围巾追到院儿里,说的那个话能把你鼻子气歪了。
乙 你瞧,她说什么了?让你生这么大气呀?
甲 听着啊:“哎围巾,又忘了,冻着怎么办?围上!”
乙 你看,这对你多么关心哪!
甲 这个啊,命令主义呀!
乙 命……
甲 一点儿爱情的味儿都没有啊!
乙 那么你说她应该息么说呢?
甲 你知道吗,生活要有艺术性,凡是懂得一点儿爱情的人就会做到这一点儿。
乙 哪一点儿呢?
甲 应该把围巾往背后一藏,往这儿一站:“站住!你想一想忘记了什么东西没有?”
乙 (做听着不舒服的表情)
甲 那雪花儿直往脖子里跑,我当然就想起来了:“噢,围巾,给我吧。”“不给”
乙 那还追出你干什么来呀?
甲 哎,你不懂啊,要的是这个劲儿嘛。她不给,我当然就抢,她在前边儿跑,我在后边追——起码应该在我们院子儿里头围着那个影壁墙跑仨圈儿。
乙 那么人们就不怕冷吗?
甲 哎哟,你真不懂哟,有了爱情他就不冷喽。
乙 哎,我做没这种生活。
甲 跑着跑着她站住了,告诉我:“不许抢。”
乙 什么毛病啊!
甲 我当然就不能抢喽,我就跟她说好话喽:“给我围巾吧,我要去上班了,晚上早一点儿回来,给你带巧克力糖。噢,亲爱的,我的小麻雀!”
乙 小麻雀?
甲 她这才轻轻地把围巾给我围上,并且告诉我——
乙 说什么?
甲 “以后不要再忘记了,真要把你冻坏了我该怎么办?我将要多么悲衷、多么伤感、多么痛苦、多么难过……”
乙 嗯,够多么讨厌呢!
甲 “去吧,晚上早点儿回来,别叫我不放心,噢,亲爱的,我的小老鼠。”
乙 小老鼠?
甲 你听这怎么样?
乙 这都快消灭了。
甲 你想,要是照这样儿,谁听着不舒服呀!
乙 嗯,谁舒服呀?我都恶心啦!
甲 哎呀,这个人啊也是不懂爱情啊,你这个脑袋呀跟我老婆一样。
乙 哎,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
甲 我们俩就说不到一块儿去嘛!
乙 当然了,她哪儿会这一套呀?
甲 所以呀,我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啊,我现在是科长啊。
乙 是啊。
甲 在我们机关里,我也是个领导干部呀。
乙 对呀。
甲 可是那些领导干部我谁也比不了啊。
乙 那么你要比什么呢?
甲 比什么?我们行政科李科长的爱人是高中毕业,今年才二十五岁。福利股赵股长的爱人是大学生,今年才二十六岁。我们的人事科长和仓库主任他们俩的爱人都是老干部,也不过将将三十岁。方秘书那个家庭最幸福了。
乙 怎么?
甲 方秘书今年四十多岁了,可是他那个小爱人才十九岁。
乙 你调查这个干什么呀?
甲 哎,参考资料哇。
乙 什么参考资料?
甲 我为了这个事情进行过周密的调查:在我们整个办公大楼里边儿,结过错的干部一共有七十五个人,这七十五个爱人年龄的总数是一千七百二十八岁,每人平均二十三岁挂点儿零儿,是按四舍五入,实报实销。
乙 你哪儿报销去呀!
甲 我那个老婆今年三十二周岁还零六个多月,比平均年龄超过九点儿五岁,也是按四舍五入实报实销。她为什么比人家大那么多呢?啊?
乙 噢,你这是嫌她老呀。
甲 当然啦!
乙 你也不小啦。
甲 啊,不小啦,科长啦。我再一升处长,我们俩的矛盾就更大了。
乙 噢,就因为你升了科长了,就要跟她离婚啊?
甲 不是,刚一升科长的时候我没说离婚。
乙 那么现在你为什么提出来啦?
甲 是啊,当然现在应该提了。
乙 怎么?
甲 现在有人追求我嘛!
乙 谁追求你呀?
甲 就是我们科里新调来那个小吴。姓吴,叫吴贞,我们俩在搞恋爱嘛。
乙 你这不是胡闹吗?你家里头有爱人,谁还跟你搞恋爱呀?
甲 有爱人我脸上也没写着字,我不说她知道吗?
乙 咳,那你是骗人家呀!
甲 也不是骗她,就是没告诉她。
乙 那不一样吗?
甲 那当然不能告诉她喽,我为了忠实我自己的爱情,到必要时可以说点儿谎话嘛。
乙 完全虚伪。
甲 啊,要说我们俩的爱情,真是纯洁的,伟大的,神圣的,神圣不可侵犯的。
乙 咳!
甲 我为她可以牺牲一切,我连说话都能牺牲喽。
乙 你这话我不懂,怎么连话你都牺牲了?
甲 她爱听的话我就多说,她不爱听的话我就少说,我就不说。她喜欢做的事情,哪怕是我不喜欢,我也要做。比如我这个人啊最讨厌划船。
乙 怎么您不好玩啊?
甲 划船有什么好玩儿呢?又晒、又热、又累,划完船弄一身汗还得洗澡去那叫什么玩意儿!
乙 那叫游戏。
甲 游戏啊?义务劳动。
乙 咳!
甲 所以我不喜欢。可是有一天下了班,我去找小吴。我说:“贞,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好吗?”“不!划船多好玩儿啊?”她要划船,你说怎么办?
乙 怎么办呢?你就说不去啊。
甲 错喽,那你失掉爱情的意义喽。
乙 嗯。
甲 我说:“你这个提议非常好,划船好啊,划船有意思嘛。划船可以使人精神愉快,身体健康,肌肉发达,据说能够预防大脑炎,还能够治疗肺结核,好极了。我从打记事那天,我最喜欢划船喽。”
乙 你这不胡说八道吗!
甲 她喜欢的事情,我就应该喜欢嘛。
乙 噢。
甲 真划上船也有意思。天上有火烧云,下边儿有小凉风,我们的船在水面儿上荡荡悠悠。我在划着船,她在唱着歌儿,哎呀,很有诗意啊。
乙 嗯,她还唱歌来着?
甲 哎。
乙 唱的什么歌儿啊?
甲 唱的是《有谁知道他》。
乙 怎么唱啊?
甲 这样唱——
乙 怎么啦?你踩电门上了?
甲 谁踩电门上了?
乙 那你晃什么呀?
甲 划船呢嘛。
乙 这是在船上哪?
甲 哎。“晚霞中有一青年,他徘徊在我家门前,那青年他闭口无言,他把目光向我闪一闪。有谁知道他呢?为什么目光一闪?为什么目光一闪?为什么目光一闪?”哎呀,你听这个词多妙啊:“为什么目光一闪?”你说,他为什么目光一闪?
乙 我哪儿知道啊?
甲 这是真正的爱情啊。当时我两手一合:“噢,亲爱的,贞,请你从爱情的海洋中把我救上岸去吧!”
乙 哎,你这是向她求婚呢。
甲 是啊。
乙 她怎么说?
甲 她说:“啊,看这样儿恐怕连我都上不去岸了。”
乙 那是怎么回事啊?
甲 我们那船桨都开小差儿了。
乙 谁叫你大撒手来着!
甲 这一天玩儿得这个有意思啊。划完船我送她回家,路过一家零售商店,她要进去买水果儿,当时我很害怕。
乙 这你怕什么呀?
甲 离我们家太近,碰见熟人怎么办?
乙 那可没准儿。
甲 我想啊,买点儿水果赶快走。进去买了二斤香蕉,剥开一个我刚要尝尝甜不甜,就觉得后边儿有人拨拉我,一只小手儿直拨拉我脖子,回头儿一瞧啊——
乙 谁啊?
甲 我老婆。
乙 得!
甲 抱着孩子红着脸。小吴一看,疑心了:“哎,这是谁啊?”哎哟,我说:“她呀?”
乙 谁呀?
甲 嗯——保姆。
乙 保姆?
甲 我想敷衍过去不就完了吗,咳,我老婆火了:“什么?我给你生这么大个孩子,我成保姆啦?”
乙 这话对呀!
甲 小吴一听也懂了。
乙 噢。
甲 “噢,你有爱人,你在骗我啊?”我……我说:“我不是骗你,她是保姆。”
乙 他是谁的保姆啊?
甲 他就这孩子的保姆,连我小时候,她也是我的保姆。
乙 不像话!
甲 你不信你问这孩子呀。敢情更糟糕喽。
乙 怎么?
甲 小孩子不懂事啊,扎着两手刚要叫我,我没等这“爸”字叫出来,我就把香蕉给塞嘴里头了。我说:“小弟弟,哥哥给你个香蕉吃。”
乙 拉平啦?!
<!--IBF.ATTACHMENT_1825154-->

点击这里免费入录网络版光电行业名录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海底总动员
  6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希望之光
等级:版主 帖子:1893 积分:27513 威望:14 精华:37 注册:2005-7-16 10:29:09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06-4-12 19:22:08 [只看该作者]

武松打虎
侯宝林

甲 唱戏呀,不管是文戏是武戏……
乙 啊。
甲 哪样也有功夫。
乙 没有功夫可唱不了。
甲 哎,现在你看戏。
乙 啊。
甲 台上很少出事故。
乙 哎,演员对这个艺术负责啊!
甲 谁也不敢说,一生,任何事故没出过。
乙 那谁也不敢那么说。
甲 这是很难讲的。
乙 对。
甲 有时候演员一个精神不集中。
乙 嗯。
甲 那就坏了。
乙 或者有个什么事给差忽了。
甲 还有的时候,演员的精神高度集中。
乙 这怎么样?
甲 也能把词忘了。
乙 哦,太集中了也容易忘词。
甲 也能出事故啊,他把自己忘了。
乙 紧张啊!
甲 自己是演员,他忘了,完全钻进人物,他钻不出来了。
乙 钻进去退不出来了。
甲 是啊,你看这演员啊,你还得钻进去——当时的时代背景,具体的环境,具体的人物,在这个戏里头这个人物都有什么活动,应该怎么样活动,应该在艺术上怎么样夸张。
乙 你看这个艺术方面还是很复杂的。
甲 就是啊。
乙 嗯。
甲 精神,高度集中。
乙 啊。
甲 《武松打虎》。
乙 这是武戏。
甲 精神高度集中了。
乙 啊。
甲 真把老虎给打死了。
乙 是啊。
甲 那老虎他不是老虎啊!也是后台演员扮的呀!
乙 对呀,那是一个演员他钻虎形嘛!
甲 是吧。
乙 钻形。
甲 您就拿这出戏来说吧。
乙 怎么样?
甲 过去唱法跟现在唱法不一样。
乙 过去的唱法跟现在怎么不一样啊?
甲 过去这《武松打虎》哇,武松这个活儿不多,这老虎可够累的。
乙 那当然了,钻虎形热呀!
甲 哎,你像这月份,就够呛,都钻里头去。
乙 啊!
甲 满头大汗。
乙 真是。
甲 还没上去呢,就吃两包仁丹了。
乙 噢,都热晕了。
甲 就是呀!那老虎还得来个吊场呀。
乙 哦,还有吊场呀!
甲 哎,单有这么一场戏:上阴锣。“呛呛呛……”这老虎就溜达出来了。
乙 他得露一面啊。
甲 溜达出来啦。
乙 在景阳冈那儿露面啊!
甲 排这老虎老是用一个人钻,我瞧着他别扭。如果要用狮子舞那个方法就好。
乙 狮子舞那是两个人演。
甲 一个人耍头,一个人耍狮。
乙 哎,一个人耍头,一个人耍尾。
甲 两个人来。
乙 是吗?
甲 就比这个好多了。
乙 哦,合理。
甲 不过,戏里头从来没有用两个人的,都用一个人。
乙 它因为这里面有开打。
甲 哎,这老虎这个吊场啊……
乙 啊。
甲 出来晃悠晃悠,这边瞧瞧,那边瞧瞧。
乙 嗯。
甲 这回什么挠挠痒痒啊,喝点水呀,打个滚儿啊,完了以后,一瞧那边有人了,下去了。
乙 哎,这是过场。
甲 哎,等武松这场戏走上来,想坐在那儿休息一会儿,老虎上来。
乙 景阳冈碰见老虎。
甲 哎,这老虎上来。
乙 它要吃他嘛。
甲 过去演戏就这点,站起来。
乙 哦,站起来。
甲 两个人开打。
乙 哎。
甲 过来,过去。叉。一二三,打。
乙 是。
甲 一脚踢翻了。
乙 嗯。
甲 摁住了,有的还揪住老虎尾巴转两圈,有的就是按下就打,三拳两脚,将虎打死。打完了以后,武松感觉累了。
乙 这儿有这么一场亮相,打虎就算结束。
甲 猎户们上来,把这个老虎捆好了,抬走。
乙 这戏就算完了。
甲 这场戏就完了。
乙 老虎这也就完了。
甲 现在演啦,比那会儿简单了。
乙 现在怎么演?
甲 老虎不往起站了,它合理了。
乙 哦,不往起站。
甲 哎,老虎不能站起来,跟狗熊似的两人打仗。
乙 这倒也是。
甲 你看现在艺术夸张它有根据。
乙 它不能夸大。
甲 有生活的根据,它不能胡来。
乙 哎。
甲 所以现在好,现在你看《武松打虎》。
乙 啊。
甲 两人的功夫全露得出来。
乙 是啊。
甲 过去净讲究露这武松。
乙 哎。
甲 那虎就是配搭,反正弄两下,反正比那狗也大不了多少。
乙 反正爱怎么打就怎么打。
甲 你看不出劲来。
乙 就是啊。
甲 那回我看《武松打虎》,也出错了。
乙 哎,演《武松打虎》还至于出错吗?
甲 也不怎么这事都让我赶上了。
乙 这也是奇遇。
甲 这武松。
乙 啊。
甲 这武生是也够棒的。
乙 演得很好。
甲 演虎形的这个啊……
乙 怎么样啊?
甲 那天喝醉了。
乙 这可不应该,你要有戏,你就不能喝酒呀。
甲 自己知道,哟!今儿我喝了酒了。
乙 喝多了。
甲 今儿还够劲。
乙 好嘛。
甲 今儿酒可真好啊。
乙 是啊!这人也够馋的。
甲 我呀,得早点下后台。
乙 哦,早点去。
甲 别耽误事。
乙 这还不错。
甲 到后台还有俩戏没上呢。
乙 他呢?
甲 他就扮上啦。
乙 就钻了虎形了?
甲 哎,把虎形钻好了,脑袋没套,躺到旮旯那儿就睡了。他一想这个:我来了,谁还看不见我吗?
乙 反正我扮上了。
甲 到时候谁还不叫我一声吗?
乙 这话也对。
甲 我也躺不了多会儿,我就是略然一个盹儿,一眯瞪就过来了。
乙 那不行,睡着了,时间就长了。
甲 他想得挺好啊。
乙 啊。
甲 武松都上去了,他那儿还没醒呢!
乙 这盹儿够多长。
甲 “哎,谁……谁的虎形?哟,这儿呢。”
乙 嗬,瞧见了。
甲 “哎,哎,哎,别睡了,上了,打虎了!”“哎哟,上……”上去啦!
乙 上去啦。
甲 你想啊,他正睡着,酒又喝多了,临时这么一踢他,他“噌”一下子蹦起来,“嗡”一下子,这酒就上来了。
乙 哎哟,麻烦了。
甲 到台上就糊涂了。
乙 是啊。
甲 糊涂,晃晃悠悠,这虎也没趴下,站着就来了。
乙 好嘛,这老虎。
甲 站起来。那会儿看戏啊……
乙 啊。
甲 台下的这看戏的他也看个特别。
乙 是啊。
甲 哎,台下看戏的,“哎,好啊,哎,今儿这戏有意思啊!”
乙 怎么?
甲 “你看人家演得不俗啊!”
乙 怎么不俗呢?
甲 “你看这……这老虎不是趴着来的,站着来的。”
乙 老虎还有两条腿来的?
甲 “这老虎晃悠点好。”
乙 怎么啦?
甲 “它新鲜!”什么叫新鲜啊!
乙 人家还给他胡出主意呢。
甲 武松这么一瞧他。
乙 啊。
甲 他瞧不见他脸究竟喝醉了没喝醉啊。
乙 那是啊。
甲 那就打吧。
乙 打吧。
甲 过来,过去,两个人就叉上了。
乙 是。
甲 一二三,这么一打,“叭”这么一脚。
乙 给踢翻了。
甲 它应该这跟头是那虎形自个儿翻。
乙 啊。
甲 他喝得晕头转向,那酒又上来了。
乙 怎么样?
甲 没转过身来,这脚就蹋上了。“叭叽”,他就躺下了。
乙 也没翻跟头。
甲 武松就过去了。这么一比划,不能往身上真打。
乙 就是。
甲 三拳两脚,打完了以后,心里想,“这怎么啦?这是,没演好!”
乙 武松一亮相,这就算演得蛮好了,得了。
甲 台底下看戏的说:“今儿这戏啊,不大好。”
乙 这老虎不大得劲。
甲 “这老虎没劲啊。”
乙 本来是嘛。
甲 “显不出来的武松的本事啊。”
乙 晃晃悠悠的老虎。
甲 “你看,你看,那武松,在那儿,好像还费了挺大劲儿似的,不就一脚吗?”
乙 啊。
甲 “三拳两脚,怎么一脚就完了。”
乙 真是!
甲 他这儿看着武松呢,这老虎啊!
乙 怎么样啊?
甲 晃晃悠悠,晃晃悠悠,晃晃悠悠,起来啦!
乙 老虎又起来啦?这是什么毛病!
甲 他瞧着这武松。“哗”一个场笑儿。
乙 那还不乐了。
甲 武松不知道怎么回事呀!
乙 心说——
甲 心说,我这,亮相,没有什么可乐啊,怎么——
乙 什么意思啊!
甲 往那边一瞧,坏了。
乙 怎么啦?
甲 心说,你怎么起来啦?
乙 老虎又起来啦!
甲 打了就死,你怎么不死啊?
乙 就是啊!
甲 看戏的他也琢磨啊。
乙 啊!
甲 “这怎么回事?”
乙 不知道这什么意思!
甲 “这老虎怎么,没打死啊!”
乙 没打死呢!
甲 那位还给那位解释:“不,不是没打死。”
乙 怎么样?
甲 “它这玩意儿,它又缓过来啦!”
乙 没听说过。
甲 “不对呀,缓过来不行啊,这跟书上不一样啊!”
乙 是呀!
甲 “书上是三拳两脚将猛虎打死啊!”
乙 给它捆上抬走。
甲 “哎,你怎么抬这个杠呢!”
乙 嗯。
甲 “它书上三拳两脚打死以后,它那不是狂户来了,就把它捆上了吗?就给搭走了吗?所以它就缓不过来啦。”
乙 是啊!
甲 “这不打死了。它没捆,所以它就缓过来了。”
乙 那也不行啊!
甲 武松这么一瞧,既然你活了,那……那还得打啊!
乙 还得打啊!
甲 哎,又比划上了。来,一二三,过去过来,叉,又打发一脚,又给踹上了,它又趴下了。过去一拢,三拳两脚一比划,一亮相。
乙 这回这才算完!
甲 武松心里想,这叫什么戏呢!
乙 啊,多打了一回。
甲 瞧我这挣钱挣得多,瞧我这戏太轻省了。
乙 是啊!
甲 让我多打一回。
乙 瞧瞧!
甲 下来我就跟他说,我找后台老板。
乙 是啊!
甲 这出戏怎么演的,哪有这么一回啊?
乙 就是。又怎么啦?
甲 他晃晃悠悠,晃晃悠悠,又起来了。
乙 他怎么又起来了?
甲 “哗——”更乐了。
乙 这个老虎哎!
甲 武松心说,行了,后面戏也甭上了,咱们俩包圆儿了。来,打!咱们今儿个打到哪儿算哪儿,没完了。
乙 好嘛!
甲 一二三,过来过去,叭……
乙 那还不生气?
甲 他们俩人不是一过来,一过去吗?
乙 啊!
甲 武松他生气啊!
乙 气坏了!
甲 就是一错的工夫,他说:“你怎么回事?你死了,你知道吗?”
乙 嗬!
甲 等要回来还跟他打啊!
乙 老虎怎么样?
甲 他这才明白。
乙 哦!
甲 走在这儿,哎哟,恍然大悟,“叭叽”躺下了。武松回来一……这戏又砸了!
乙 他不死了吗?
甲 没打就死了。

点击这里免费入录网络版光电行业名录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unranked
  7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初级工 帖子:19 积分:400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1-5-16 10:56:03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1-6-13 16:53:33 [只看该作者]

 好长啊。


[url=http://www.jiaoan114.com/]幼儿园教案[/url]
试试光电物理知道百科吧!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wztgd
  8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初级工 帖子:16 积分:380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1-7-1 16:53:03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1-7-5 16:15:42 [只看该作者]

用户已被锁定

试试光电物理知道百科吧! 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wztgd
  9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初级工 帖子:16 积分:380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1-7-1 16:53:03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1-8-23 18:16:39 [只看该作者]

用户已被锁定

论坛使用技巧:请使用页面底端的搜索工具来查找相关内容  回到顶部